成人用品:www.2s.tv
4fdf59.cn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469 不拆长城非好汉(大结局)
    “皇上,您吃点东西吧”,唐一仙轻轻打开门,端了一盘食物悄悄走了进去,门轻轻虚掩上了,只见正德皇帝坐在桌前一言不发。

    “皇上,您这是呕的哪门子气?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嗯!”

    唐一仙见他没挪地方,轻轻叹了口气,娇嗔道:“你不吃不喝的想成仙呐?”

    “嗯!”

    唐一仙气道:“你除了嗯~嗯~嗯~,不会说别的啦!”

    正德:“啊~”

    唐一仙气极:“永福和湘儿求见,你不见也就算了,太后你也不见,这可有违常理,老这么僵着可不妥呀。  不管怎么说,大哥功在社稷,现在被你削爵软禁,朝野不明真相,必然以为皇上忌惮功臣,于皇上声名不利呀。  再说,皇上有做秦皇汉武的志向,这一来寒了臣子之心,对朝廷影响太大了”。

    “唉!”正德重重地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了:“杨凌,寒了朕的心呐!朕与杨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对杨凌,朕知人善用,用而不疑。

    自他辅政以来,革陋政、演武备、促农商、平定内外之乱、开拓江山社稷,功勋之大,前无古人,朕本想与他为世人、为百官树一个君臣和睦,相辅相助,不离不弃的典范!想不到......想不到朕没有猜忌他,他却对朕起了异心啊!”

    内阁和六部九卿以及一些朝中重臣就站在门外。  听了皇上的话顿时色变:“难道......难道真如传言所说,杨凌有了反意?天呐!如今朝中追随杨凌一派地可不在少数。  他又是皇帝最信任的大臣,如果他有了反意,皇上还能信谁?这一场大清洗下来,只怕屠戳株连之广,就是洪武时都不及,到那时万千人头落地。  清算十年不休,就是自已这些大臣。  只怕也要被满腹猜忌的皇上满门抄斩了”。

    有的大臣已脸色剧变,大冷的天儿,涔涔汗水却已渗出了额头。

    正德皇帝一捶桌子,门外便有几位大臣哆嗦了一下。

    只听正德皇帝咆哮道:“朕封其为王,要将山东封为他的藩地,替朕戍边,他近在咫尺又可与朕守望。  这不好么?他......他竟敢拒绝朕的旨意,说什么异姓封王,已是前所未有,不敢再承厚赏,唯愿从此在京做一个逍遥王爷。

    嘿!他这是在向朕表明心迹,在避祸啊,他以为朕是在试探他有无野心,唯恐朕忌惮他功高震主。  有朝一日会把他剪除,朕何等痛心?不只是他,我大明文武,但有功大社稷,立下大功者,朕都要赏。  ”

    正德霍地站了起来。  朗声道:“开海通商,交游万国,使朕眼界大开,天下之大,何止中国?八方极远之地,又岂是尽皆偏荒?朕要与众臣工肝胆相照,共治大明,打造一个最富强地大明,打造一个版图永无止境的天下。

    轰轰烈烈地文武功勋,从现在起不再是只有开国一代才能留芳百世。  唐太宗凌烟阁上有二十四贤。  朕治天下,有为者便当尽其所能。  来日封王封侯、裂土封疆,朕将来也要建一个凌烟阁,朕希望为朕治内政、建外功的文臣武将有二百四十个、两千四百个能够位列其中,这是朕的志向。

    可恨,难道自古君臣只能相忌?难道帝王只能把可以做猛虎、做雄鹰的干将能人,全都牢牢地拴在身边做看家犬,那样的江山就能稳固吗?早晚必被外人取了去。  可是朕这么信任他,他竟然担心朕心怀猜忌!

    好!你不是怕兔死狗烹吗?朕就如你心愿!先把你杨凌烹了!”

    门外众文武一听,这才知道事情经过,感情皇帝要把山东封给杨凌做藩地,可杨凌却担心自已一个异姓王就藩主政,会招致皇帝和满朝文武疑心,最终引来杀身之祸,是以坚辞不受,这一下反而伤害了皇上的感情。

    要是这样,那就安全了,起码自已不会被清洗掉了。  一些大臣忙掏出手帕擦擦头上的汗水,只觉脊背上汗透重衣,风吹一片清凉。

    不过他们又觉得杨凌地顾虑也有道理,事实上谁都以为他被封王,会是在京里做个逍遥王终老一生。  让他就藩已经是匪夷所思了,而且居然封在山东,山东距北直隶可太近了,在此地封个异姓王,万一有了异心那还得了?

    何况山东还管着辽东卫呢,一北一南正好钳制京师,此等险地,岂可付与外姓?想当初朱元璋封赏重臣,沐英是跟着他百战沙场的部下,而且是他的养子,还远远地封到云南去了呢,皇上此举太过莽撞,难怪杨凌拒绝。

    不过众臣听了正德皇帝这番话,却又感到热血沸腾。  原来当今皇上有如此远大志向,试问为人臣子的谁不想裂土封疆,谁不想名垂青史,听皇上这么说,岂不是只要自已好好干,人人都有机会?

    “唉!皇上,你是一番苦心,可是就算你和我大哥肝胆相照,可不能保证天下的臣子都这么想啊?真把他封到山东去了,谣言铺天盖地,忠诚如周公如何?当谣言盛传之时,还不是人人都相信他怀有野心?再说,皇上有这番雄心壮志,只要示之心诚,解了我大哥的心结,他只会更加的感激,若是因为气愤他不能体察圣意,如此草率惩罚,百官会怎么样?这不是妄杀忠臣么?谁还敢尽心为皇上效力?皇上,你好好想一想吧。  ”

    唐一仙叹息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又将房门带好,这才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领着众文武蹑手蹑脚地来到长廊下,这才叹息一声,说道:“诸位大人,你们看到了?唉!皇上最信任我大哥,而且想藉由此事为群臣树立一个表率。  让我大明蒸蒸日上。

    可是,我大哥顾忌颇多。  皇上一再坚持,他却一再拒绝,皇上地性情诸位大人也是知道的,就这么恼了,结果软禁了我大哥,非说要可了他的心思,予以严惩呢。  皇上那脾气。  犯上倔性九头牛都拉不回,我也是解劝多次了,皇上却不肯听”。

    众大臣但是知道症结在那儿,就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了。  原来两大巨头闹翻,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这里的坑有多深啊,谁敢往里掺和,这一下心里有数了。  他们也就不着急了。  一众大臣连忙躬身道:“多谢贵妃娘娘,臣等已知缘由,自会想办法劝解皇上”。

    一众官员匆匆告辞,出了豹房都没走,一个个袖着手,在雪地上围了个圈儿。  七嘴八舌地议论了几句,然后各自回家......点灯熬油地写奏折去了。

    唐一仙笑盈盈地回到正德房中,正德把一只啃了一半的鸭掌丢回盘子,笑嘻嘻地道:“都走了?”

    “嗯!”唐一仙屈指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笑道:“我的好夫君,真是扮龙象龙、扮虎象虎,不管做皇帝还是演戏子,都是那么地传神!”

    “那是自然”,正德啪地吐出一小块脆骨,傲然道:“我在宫里时本来就经常学戏”。

    “嗯。  说你胖你就喘。  这一次你连永福、永淳和湘儿都瞒着,小心她们知道了真相找你算帐。  ”

    “那不关我地事。  让杨凌自已去解决”,正德马上一推五六,毫没义气地道。

    “好了,你也别忙活了,你现在怀着朕的皇子呢,赶快歇会儿吧”,正德起身,扶着唐一仙坐下。

    唐一仙笑盈盈地道:“哪有那么娇贵呀?”说归说,正德地贴心关怀还是让她倍感甜密。

    正德长长舒了口气,这出苦肉计一演,不到明天早上,各个门路的文武官员们就能全都传到,等到百官求情的奏折一上来,再顺势宽恕,这样一来杨卿独领兵权、远征塞北,就不会有那么多阻力了。  否则的话,裂土封疆,不知会有多少人整天在自已身边聒噪。

    这一来人人感觉杨凌是被惩罚放逐,远征塞北对比于分封山东,他在那里的举动纵然大一些,也不会有人挑三拣四了,说不定还有人幸灾乐祸呢。

    正德轻轻笑了起来。

    先声称要裁员,在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宣布老板要和员工同舟共济不再裁员,但是要大幅度削减工钱,直至公司状况好转。  本来会因为减工钱而群情汹涌甚至强烈不满的员工在这个时候不但不会牢骚满腹,反而满心感激,这是发生在现代地故事。

    可是这种对人性地理解和利用,却不是现代人的发明。

    这出苦肉计,就是出自正德地手笔,为了鼓百臣之心,为了励文武之志,也是为了釜底抽薪,给杨凌切断可能的谗语谣言,让他放心地实现自已的报负,而不是时刻担心朝野的反应。

    古人,有古人的智慧。

    ********************************************************************************************

    正德皇帝情不自禁地又回味起两个人地那番谈话,想起自‘帝陵风水案’之后,自已唯一一次对他痛心疾首、大光其火的情景......

    “皇上勿怒,臣就知道,一旦说出来,皇上一定会大怒......”。

    “朕大怒?朕何止大怒,你这个混蛋!”正德怒极,连连点头道:“好,很好,朕原以为你我君臣同心,彼此无忌,能做一对一生扶持相守的兄弟!

    你现在位极人臣,权势熏天了。  你开始害怕了,怕朕会把你当成眼中钉,容不下你了,朕封你为王,是你立下的不世之功。  朕正想大展拳脚,做一个有为地君王,正需要你的扶保。  你却把自已发配到北海苦寒至极不是人呆地地方去‘避祸’,你让天下人戳朕的脊梁骨吗?”

    杨凌一阵苦笑。  连声道:“皇上,那个......都是孤陋寡闻的写史者夸张其事。  那个......想必是苏武回来后为了炫耀自已受过的苦难,有点夸大其辞。  那个......可能很久很久以前是那个样子吧。  那里不但现在就有城池、有居民,有适宜耕种的大片肥沃黑土地,有森林、草原和湖泊,而且天气没那么差,冬天是冷点儿。  可夏天时和南京城地温度差不多......”

    “那里就是天堂!朕也不许你走!”正德的手指头已经快点到了杨凌地鼻子上,迫的他不得不向后仰仰身子。

    正德冷笑道:“你就给朕老老实实在北京城里呆着!等到朕天年将尽的那一天,朕要你武威王杨凌跪在朕地面前道歉,你看错了我朱厚照!杨不叛朱,朱不斩杨,除此一条,朱杨永远一体!朕要你看看,是不是做天子地。  就一定猜忌寡恩、天性凉薄!”

    “皇上!”杨凌一脸‘痛苦’,他把头一歪,绕过正德的手指头,然后又俯拜下去,恭声说道:“皇上肯听臣把话说完么?”

    “朕堵你地嘴了么?有屁就放!”

    “呃......”。

    “说啊”正德发完了火,一屁股坐在锦墩上。  乜斜着眼睛睨了他一眼:“我看你还要放什么屁!”

    杨凌苦笑一声,他对正德坦然相告自已地担心,丝毫不藏心机;而正德之怒却是由于委曲,悲愤于杨凌会对他有如此猜忌,这个认知令杨凌很是感动。

    杨凌无可奈何地道:“皇上,这个担心算是臣多余了行了吧?臣这么说,只是把一个可能说出来,推心置腹的讲给皇上听,臣视与皇上这段君臣之义重于泰山,所以才慎而重之。  嗯......这算是多愁善感。  杞人忧天吧。  臣要是真对皇上有了猜忌,皇上您想。  臣敢如实禀明么?”

    正德脸色好看了些,杨凌又道:“这就象听戏,那压轴的都放在后边;上菜也是,那道主菜,没有先摆上来的道理。  臣想这么做,其实还有不得不这么做的更重要的理由。  皇上,臣......可以站起来说吧”。

    正德哼了一声,向对面努努嘴:“坐吧!”

    “谢皇上!”

    “没人给你斟茶,摆什么臭架子,朕侍候你呀?想喝自已倒”。

    “呃......谢皇上”。

    “行了,把你那道主菜端上来吧”。

    “皇上,臣先和皇上说说咱们大明的局势。  先内后外,臣先说内,我朝改革吏治、税赋、土地、军队、平定内乱、兴工商,开海市,借先帝朝之积累,开本朝之中兴,国富民强,军队强大,指日可待,这是内政。

    再说外,外部形势嘛,西边,内恩威并施抚安诸族,外以经济通商羁靡西域,再加上从瓦剌人手中取得扼控哈密的两条重要山脉,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我大明皇朝对西域三十六国都将形成强大地影响力,西域不足为患。

    东边,荡平了倭冠,大明的水师从内湖驶向了大海,东海、南海尽在我大明水师范围之内,明后年就可以远至南洋乃至西洋,逐渐辐射,扩大影响。  南方自不必说了,诸番国众多,彼此倾轧,难成大患,大明之患,唯有北方。

    北方,我们拿回了河套草原,有了养育军马的一块宝地,而且以此为桥头堡,可以对草原部落形成一定的钳制,辽东方面待朵颜卫让出领地之后,辽东诸卫所连成一线,防御上固若金汤,再有移民拓荒耕地,融合当地女真部族之举,三五十年后,便与关内无异了。

    然而瓦剌和朵颜卫是否从此就没有威胁了呢?不会的,他们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加,而且草原上白灾、黑灾地不确定性。  注定了他们仅仅依靠草原是难以从此安定地生活下去地。  到那个时候,他们为了生存,唯一的选择,就是再度挑起战争,攻击我大明边塞。

    臣想,在文化上、思想上,不断融合教化。  使其与我汉人无异。  经济上,至少要让他们有衣穿、有饭吃。  他们才不会想着去劫掠别人。  一亩地能养活一家子人,一亩草原连一匹马都养活不了,从完全的游牧向半农耕发展是必然的。

    然而大草原受地理局限,除了少数河流区域,并不适宜改作农耕,否则只会变成一片沙漠,那么他们的耕地从哪儿来?大明不能把辽东、关内送给他们吧?那唯有向北去。  那里有数不尽的肥田沃土。

    臣的意思,堵不如疏,由我们大明地官吏和军队,引导这些游牧部族向北发展,逐渐从游牧向游牧和农耕并重的道路上走,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加强我们两族地融合。  通商、同盟、婚嫁,渐渐地,他们就会被我们汉化。  变成我们的一份子,再无汉夷之分,这个计划需时长久,却是最稳妥而且一劳永逸地办法。

    皇上封臣为王,臣却自请出关远赴塞北,其实与此干系重大。  与蒙古部落结盟。  开拓北方草原,没有一系列经济、文教、宗教、政治措施跟进的话,是不可能筑固开拓的土地并且和蒙古人利益共享长久合作直至完全融合的。

    然而建立城镇村落,委派官吏,驻扎军队、发展文教、兴起工商、移居汉人、屯田开荒,并且方方面面都涉及两族共处,派驻地官员哪怕是一位总督巡抚,那权力也是做不到的,而一位就藩的藩王,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以藩王临机专变之权。  降之以威、许之以利、化之以文、推之佛道儒教、广布眼线喉舌、兴之农牧工商。  数管齐下,大明边界。  将可以扩张至八千里外极北天涯!

    皇上,黔宁王沐英是太祖的养子,又是功勋卓著的开国大将,论功勋,臣不及他;论亲疏。  半斤八两,太祖皇帝能让他就藩云南,永镇边陲,世世代代与大明同在。  何以皇上却视让臣就藩塞北如同充军发配呢?咱们君君臣臣、子子孙孙下去不好么?”

    正德皇帝被他忽悠的有点晕,没想通为什么留在京师做逍遥王就不能君君臣臣、子子孙孙,非得发配边塞才成。  他疑惑地问道:“那......极北之地,真的不是四季酷寒的不毛之地?”

    “皇上您想,苏武牧羊,那羊吃地是草,如果那里真是一年四季,冰封雪飘,能够长草么?极北之地,的确是长年冰封不化的,可是皇上,西伯利亚地域之大,不下于我天朝现有国土,我大明有四季长春之南,有冬夏分明之北,那个地方就有冬夏分明之南,四季长冬之北,不宜居住的只是极北之地,这么说皇上明白了吧?”

    正德皇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杨凌又道:“皇上,西方罗斯国索菲亚皇后,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此人对西伯利亚诸汗国挑拨离间,致使各汗国征战不休,国力日渐衰落,恐怕用不了几年,罗斯国就要起兵东征,逐一吞并,占据这万里江山了。

    现在已是时不我待,皇上若有志做一个秦皇汉武般的帝王,为何不成全臣做一个蒙恬王翦、卫青霍去病似地名将?没有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世上哪有这些战神般的将军?没有这些骁勇善战的将军,如何成就秦皇汉武的丰功伟绩?

    皇上若是关爱臣下,就该放手让臣去做,成就你我君臣一段佳话,而不是让臣逍遥自在,老死京城!”

    杨凌越说越激动,站起身道:“皇上,自秦始皇筑长城,唯我大明一朝修缮建筑最为用心,关隘重重,兵部准备再建的隘口堡垒达数百处之多,却仍防不防胜边患不断,九边重兵屯集,所费几何?

    若我大明强大,边界北扩,塞外草原不过是皇上纵马秋狩之花园,何须以天子之尊守国门?臣愿以有生之年,为我大明建此千秋之功,请皇上成全!不拆长城非好汉,放马北海始称雄!”

    “不拆长城非好汉。  放马北海始称雄!”正德皇帝慢慢吟诵了一遍,一双眸子渐渐地亮了起来。

    **********************************************************************************************************

    “别抢别抢,你是姐姐。  嗨,瞧你那个笨样,怎么被弟弟推个跟头呢?回头跟你母亲好好学学功夫,雪儿呀,你看哥哥姐姐多没出息”。  杨大老爷抱着粉嫩粉嫩的小丫头杨雪儿,和她说着话。

    如同点漆似地一对眸子。  定定地看着杨凌,小小的杨雪儿一下也不笑,她......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听不懂杨凌在说什么。

    罗汉床上,几顶毛茸茸的虎皮鞋、虎皮帽,真正地虎皮所制,还有颗粒硕大地东珠。  这是黑龙江淡水珠蚌里取出的一种珍珠。  与南珠相比晶莹透彻、圆润巨大,此外还有大枣、松仁等食品。

    几个小孩子你争我夺,杨盼儿把东珠全划拉到了怀中,杨大人一个虎扑,把几顶虎皮帽全抢到了手里,杨弃仇恼了,他年纪虽小力气却大,一把就把大哥摔了个仰八叉。  杨大人手里仍紧攥着虎皮帽不放。

    杨凌看地又好气又好笑,大声吼道:“就没人和你们说过孔龙让梨地故事嘛?来来来,坐下,听你爹给你们讲故事”。

    几个孩子根本不给面子,杨盼儿把那珠子当成了琉璃球,屈指一弹。  便从炕上滴溜溜地滚了开去。  杨大人眼睛一亮,丢开虎皮帽便去追,杨弃仇穿着开裆裤,两片光溜溜的小屁股一闪一闪地,也丢开了虎皮靴径直追去。

    雪里梅轻笑一声,对杨凌道:“听侍卫们说,符宝天天到府门外转悠,奈何锦衣卫奉了皇命,偏就进不来呢。  想必不只是她,两位殿下一定也担心的很。  你就不想办法告诉一声。  让她们宽心?”

    “说不得,满朝文武都是人精。  她们要是不急,难免就漏了馅了。  你放心吧,她们仨呀,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大概也就是摸不清状况,想找我问个明白,才不信皇上真的要杀我呢。  真要是因为太着急了找我算帐,我还可以往皇上身上推嘛,我这儿她们进不来,谁让皇上不说的”。

    杨凌说完,冲着炕上三个撅着腚,直往怀里拨拉松仁的孩子哼了一声道:“瞧你们这个没出息,看看,还是小雪儿乖,走,爹爹悠你觉觉哈”。

    离开三个孩子吵吵闹闹的花厅,来到雪儿地房中,杨凌轻轻悠着怀里的杨雪儿,低低的哼着歌儿,不禁想起了他和正德的那番对话。  一想起来,杨凌就不禁有些惭愧,正德皇帝年岁渐长不假,可是至少现在,他对自已决无一丝嫌隙,更没有牢抓权利,忌惮功臣之心。  自已还是看多了宫闱戏,把他想的太过不堪了。

    到底是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下过乡、一起抗过枪、一起分过脏的好兄弟,正德皇帝根本没有怀疑自已要拥兵自重,反而很敏感的觉察出这是他权柄功勋已至巅峰,于是急流勇退,远走避祸的一种打算,因而恼怒不已。

    成绮韵对未来地担忧不知道会不会有出现的那一天,但自已请封边塞、适当的保持距离,就是保持这种亲密感情,避免出现那一天的一种努力。  现在这种努力已经实现了。

    怀里的孩子已经闭上了双眼,发出了平静的呼吸,杨凌还沉浸在自已地回忆思绪之中。

    君臣坦诚相见,互吐心声,他的担心一直放在百官会不会进谗言、皇上会不会有猜忌,而对融合游牧部族携手发展充满信心。  多少心怀大志的能臣干将,就因为后院不稳壮志未酬啊,虽然宽慰了皇帝一番,可他岂能真的放下心事?

    正德到底还是听出了他的担心不在外而在内,于是苦心思索,帮助他定下了这桩苦肉计。  试想一个皇帝本来要赐封齐鲁大地兼占辽东于他的人,对此却拒而不受。  因此惹恼了皇帝被贬封塞北,勒令他开疆拓土立功赎罪地王爷,谁还会怀疑他怀有野心而予以掣肘呢?

    三人成虎啊,风言风语听多了,总是会伤感情的。  提前堵住了百官的嘴,打消他们的疑虑,而且通过一出戏把他们地雄心壮志都勾出来。  让他们也一改旧习,积极投身到内强外扩地霸业中去。  谁还会对他们的标兵榜样说三道四?那不是断了自已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地机会?

    相对于杨凌对朝中的担心,皇帝担心地塞外,担心的是这位不带辎重、只要奴儿干都司的民团武装,没有封地,封地还在等着他去征服的王爷能否在与朵颜部落和白衣军的同盟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

    直到杨凌忐忑不安地说出与崔莺儿和银琦的关系,怔忡良久的正德皇帝才握着他地手使劲摇了摇,满脸复杂却一言未发。  直把杨凌弄的莫名其妙。

    嗯,真的是莫名其妙,杨凌直到现在还在百思不解,莫非皇上以为她们两人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马贼、一个是茹毛饮血的蛮人,粗鄙不堪?

    莫名其妙,真是莫名其妙......

    ******************************************************************************************************

    大明京师的第一场雪还没有化,文武百官的雪片奏折就重现江湖了。

    内阁、六部、六科、十三道,为杨凌求恳恕罪的奏折如雪片一般飞向豹房。  飞向皇宫,飞向金銮殿,简直让人避无可避。

    拿矫作势地正德皇帝在批退、留中不发两日之后,与朝臣们一番恳谈,重新展望了一番自已毕生的远大报负,责斥了杨凌的不体上意、疑忌圣躬之罪。  这才勉为其难地宣布杨凌改封西伯利亚王,封地设在黑龙江流域、大兴安岭之间。

    这一来整个奴儿干都司一分为二,一半的卫所和移民划进了杨凌的封地。  奴儿干都司都指挥使是当年投降大明的北元将领,是一个较大地蒙人部落头领,而且是世袭都指挥使,其实与王侯无异,这一来不但领地少了一半,而且还得受到杨凌这个王爷辖制。

    聊可堪慰的是,皇上大概是出于补偿的心理,给了他极大的自治自主之权。  而且五年之内。  他的领地只需向朝廷缴纳五只海冬青、二十颗东珠、一百领狐裘的税赋。

    同时,由于那里异族众多、势力错综。  而极北之地距离京师山高水远,交通不便,允许他因时因地发动对外进攻、防御、结盟的权利,并可对奴儿干和辽东兵先调兵奏。

    不过......据说西伯利亚这个古怪的名字是因为那儿再往北,就是当年苏武牧羊的极寒之地就叫这个名字,可怜一雪大明土木堡之耻、开疆拓土立下不世之功的杨凌,却被发配到这种不毛之地,去率领一批蛮人、堕民、移民白手起家建立王国,人家也是王,他也是王,做王爷做到这份儿上,实在叫人一掬同情之泪,可怜啊!

    天下人都在可怜本该好好当他地武威王,本该在济南大明湖畔拥美品茶享清福地这位什么什么惨兮兮西伯利亚王,孰不知最可怜的却是又为他背了一回黑锅地正德皇上。  不过背黑锅我来、打江山你去的正德皇帝不在乎,他是皇上,黑锅背的谁敢把他怎么样?不知真相的太后和三位公主那儿还有几口黑锅等着他来背呢,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正德的诏书上有一件不引人注目的事,那就是杨凌有封地而无王宫,王爷就藩本该令司礼监和工部督造一座王宫,然后藩王才能启程。  而现在却压根没提赦建王府之事,就宣布杨凌很快就会返回塞外主持朵颜移驻建城之事。

    这样的话,京师西郊那幢王府就还是正宗的王府,杨凌在他的封地自已所建的只能叫别宫,这其中可玩味之处就太多了。  一些有心的朝臣注意到了这件事,隐隐觉得恐怕这位西呀西伯王不会就这么失了圣心,也不会就这么贬到塞外再不还京。

    正德皇上把杨凌宣上金殿,‘余怒未息’地训斥一番,宣布了任命,随即......赐下一幅画,一幅皇上亲手所缓地画。  这件事再次成为满朝文武乃至天下百姓极度好奇的事情。

    想当初杨凌九城寻医。  公然抗旨,弘治皇帝罚其午门长跪。  恩赦之后却赐下了一幅亲笔画,这幅画曾经在法场上救了杨凌的命,所以知者甚多,甚至画上弘治帝的题诗都早已流传开来。

    “森森千丈松,虽磊砢多节目,用之大厦,终是栋梁之材”。  那是何等赞誉?皇上还真的是金口玉言呀,杨凌真的成了大明朝的栋梁之材。

    现在,杨凌又抗了圣旨,又得罪了当今皇上,皇上送给他地是一幅什么画呢?会题什么诗呢?

    没有人知道,不但与他过从甚密的焦阁老不知道,后来成为西伯利亚王左膀右臂,名扬欧洲地杨慎、鄢高才、严嵩、于永、黄奇胤、伍汉超、江彬、何炳文等文武重臣不知道。  就连后来分别继承了北英王、顺明王、西伯利亚王等封号的杨家诸子也不知道。

    因为杨凌看完之后就把这幅画锁进铜箱蜡封起来,从此束之高阁,只留下一条命令:“五百年内,不得开启!”

    这幅画直到五百年后,才由散居天下各地的杨氏后人和朱氏后人齐聚贝加尔湖杨家祖祠,于众目睽睽之下。  请专家把这份重要文物打开,而且对全球直播。

    以当时杨家和朱家在几个大国的政界、商界、军界乃至艺术界名人之多、影响力之大,他们共聚一堂揭开祖先遗秘的事情,自然引起天下关注。

    只可惜,这幅画打开来,只是引出了一个更大的谜团,正德皇帝的亲笔绘画没有人猜得出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因何而来。

    那画上,是一位面容英俊、仪表优雅地颀长身材男子,容貌像极了杨家祖祠供奉的先祖杨凌。  只见画中只有一人、一马。  身着貂裘。  怀抱琵琶立于土山之上凄然回望,远处长城蜿蜒。  苍劲雄浑!整个一幅昭君出塞的杨凌版。

    旁边六个大字:“杨卿,苦了你啦!”

    正德皇帝这幅捉弄、戏谑好兄弟画和题跋,就这一幅‘杨凌出塞图’和一句充满暖昧的‘苦了你啦’引起了后人无数揣测。

    历史上英明睿智、雄才大略的大明武宗皇帝以高屋建瓴高瞻远瞩的长远目光,派遣身边第一重臣杨凌远征塞北,从此打造了一个版图最大、实力最强的强国,迄今屹立于世界之巅,这样两个传奇中的传奇人物,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地关系,这幅画到底有什么诡异?

    多少专家学者熬白了头发都不得而知,各种版本的猜测到处乱传,某个喜欢自卑的岛国的专家学者们经过认真考证,得出的结论是英明神武的正德大帝和西伯利亚王杨凌不是汉人,而是他们国家地人。

    不过由于理由太过牵强荒诞,一个可笑的依据足足写了厚厚两大本还没绕回来,而且还是没人能看不明白。  朱杨两家的后人最后一致决定:他们非要把自已的祖宗请去做祖宗,那就由他去吧,懒得跟他计较。

    另一个以**做为主要出口商品冠誉全球的岛国也不甘寂寞,几家主要的影视、新闻、出版、游戏业巨头们以一贯的龌龊心理,炮制出一个很吸引眼球的故事,认为这一帝一王是一对为了江山大业放弃儿男之情的同性恋人,并且声称要拍摄一部史诗巨片。

    背背山的传说甚嚣尘上,这一下惹了大祸。  这个推测引起了杨氏后人和朱氏后人地强烈不满,在两家联手打压之下,这些制造h电影、h游戏、h漫画地商业巨头纷纷倒闭,使该国经济蒙受了巨大损失。

    从此,再也没人张扬这种揣测了,大家只在背后偷偷地说背背山的故事......

    ******************************************************************************************************

    正德封禅泰山了。

    十二月,云集泰山。  文武百官、扈从仪仗。  皇后率内外命妇,封禅车乘连绵百里,随行地还有南洋、西域、东方诸国地使节和酋长。

    山下南方四里处建了一座圆丘状祀坛,上面装饰着五色土,号“封祀坛”;在泰山顶上又筑一坛,宽五丈,高九尺。  四面出陛,号“登封坛”;在社首山筑八角方坛。  号“降禅坛”。

    按照礼部制定的仪程,皇上首先要在山下“封祀坛”祀天;次日登岱顶,封玉策于“登封坛”;第三日到社首山“降禅坛”祭地神,皇帝行初献礼毕,皇后升坛亚献。  封禅结束后要接受群臣朝贺。

    唐贵妃有孕在身没有随行,三位公主倒是一个不拉全都到齐了。  封禅之后杨凌就要出塞了,但是来年春天。  他就会赶回王府成亲,然后把一家人接回新城,就要和心上人长相厮守了,永福、湘儿和符宝都是满心的喜悦。

    永淳也很喜悦,眉开眼笑叽叽喳喳的象只快乐的喜鹊,有个有本事的姐夫就是好,皇兄已经答应明天开春姐姐出嫁时她可以伴嫁出塞去关外游玩。  有了一次就好办了,以前公主出宫找不到个好借口。  今后想出去玩,一句姐妹情深的理由就够了,那塞外还不是想去就去?

    “天热了就出塞,天冷了就回来。  这儿雪景不错呀,关外地雪一定更美吧?我要喜欢,冬天也可以出塞”。  永淳美滋滋地打着如意算盘。

    玉皇顶,登封坛。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那是一种怎样的迹象?

    “......以外中礼旋,降禅云始,五玉既辑,万方胥赖。  天下之壮观,王者之丕业,伏惟大明正德皇帝陛下。  以天覆之大,地容之厚......”。

    声音朗朗。  诵奏天之书。  一切礼毕,正德一人步上登封坛。  投书于坛内,文武百官肃立于百尺之外,抬眼望天,横目望云,朔风呼啸,天地一人,这才是九五至尊,不知怎么,正德肃立良久,却只有孤孤单单高不胜寒地感觉。

    “宣,杨凌近前”,痴痴地望着坛底横置的玉册皇表,正德忽然下令。

    坛下的杜甫连忙高声宣旨,冻得鼻尖发红的杨凌急步出列,趋至登封坛下。

    坛下一条长桌,桌子覆以七尺黄绢,案上放着一方玉碟,旁边还有一枝笔,天子如果有什么私人的愿望想要祷告于上苍,可以在玉碟上写下,然后投入登封坛,一同密封于泰山之巅。

    正德步下登封坛,他的鼻尖也冻的通红,脸色有些发白,不过气色却非常好,正德走到长桌前,说道:“杨卿,近前”。

    文武臣僚、命妇、皇亲、贵戚和侍卫太监们在远近看着,却不知道玉碟上刻些甚么。

    手指轻轻抚上光滑地玉石封面,正德缓缓翻开金丝拴系的玉碟,微笑道:“杨卿,你来看”。

    “臣遵旨!”杨凌拱手上前,闪目望去,那玉碟上一行行的,全是金灿灿的大字:

    ......朕继承于少年,千钧于稚肩,诚惶诚恐,励精图治。  巡九边、开海禁、革弊政、兴工商,镇佞妄,文治之行,洋洋洒洒,岂止万言。  臣秉国之初,上承天意、下察民情,有忠贤之臣辅佐,一灭东海之倭、二降南疆洋夷、三顺西蜀之蛮、四除中原白衣、五平藩逆之乱,六靖塞北草原,以六战之功、开疆之荣,耀于太庙朝堂,告于天地鬼神!

    朕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亲以孝,育民以仁。  唯愿四守之内,莫不为郡县;四夷八蛮,咸来贡职,与天无极,人民蕃息,天禄永得。  国之柱臣杨凌,为国绸缪、鞠躬尽瘁,代天子巡狩于天下,数振国威于蛮夷。  文成武德,功在社稷,朕与杨卿,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于此虔诚告天!......”。

    “皇上!”看到这里,杨凌心头一热。

    正德忽尔一笑,说道:“朕这玉碟,是朕祷告于天地的功绩,也是向天地申明你我君臣情谊的一个见证,然后,就要封存于登封坛内。  永远留在这泰山之巅,朕要与你共同署名其上”。

    杨凌心潮澎湃,与正德相识以来种种,攸忽闪现眼前,眼见正德皇帝合上玉册提起笔来,杨凌忽道:“皇上且慢,臣......愿为皇上执笔!”

    笔在特制的金粉中蘸了蘸,一行金色大字如行云流水闪现:“大明正德皇帝陛下”,写到这里,他忽地想起自已从井径驿除掉弥勒教主李福达回京时见到小皇帝在酒楼中那率性而为的真性情,不禁微微一笑,一蘸金粉提笔再续:“到此一游!”

    正德皇帝见了先是一愕,随即就明白过来,那是地内外交困、那时的愤懑悲伤一一涌上了心头,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吐掉了曾经的辛酸,忽地接过笔来,刷刷刷龙飞凤舞再书一行大字:“大明西伯利亚王杨凌,到此一游!”

    正德写罢抛笔大笑,渐渐的,杨凌也笑了起来,笑声在泰山之巅,随着罡风呼啸!

    【……469 不拆长城非好汉(大结局) --衍墨轩--网文字更新最快……】@!!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网游之帝王归来 第九特区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都市之超级医生 网游之神级奶爸 朕又不想当皇帝 雀王之王 抢救大明朝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我真没针对法爷 风三娘 北顾青谣 女爵爷驯夫记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武破九荒 重生之至尊仙婿 凰甝斗 重生之佛系生活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僵祖次元之旅 谍战精英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负一世一生名 异域神州道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前浪 重生之凰者无敌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一步一道 病毒王座 终极猎杀 武动乾坤 八年记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容若堂 魂裔猎魂者 武道至尊 道极妖尊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一品龙妃 重铸扎撒 末世 如墨如你 权游:睡龙之怒 公子别闹! 秦缘记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江城风月夜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至尊榛铖榜 多情只有离庭月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三国:我,宦官天子! 阴阳化天下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赝太子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容若堂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足球大亨 重生之将门毒后 桃花武侠系统 战神狂婿 听说世子暗恋我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绝天仙主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诛天龙皇 天魔人间 武逆 星河魔帝 一笑香街 万古神帝 圣墟 绝世妖劫 庶女要翻盘 万历新明 夏已晚 豪婿 余生锦相随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锦桐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大唐坑王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仙真纪元 大荒神遗录 捡漏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枭者 总裁老婆不一般 鹰扬美利坚 散落的碎片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修真聊天群 人造人崛起 末日之端 重生之都市 用砰砰砰砰开始 温秘书追夫图谋不轨 田园小王妃 孙策的野望 古玩专家 危险,勿靠近 长海云起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相见相离 紫川 武将九霄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凡人修仙传 冰山美男,快上钩 正阳门庭 带着虎符当太子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吾尔江山 史上 仙魔三国大玩家 无限之军事基地 百鬼夜行 傻妃重生虐渣忙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偶像竟是我自己 抱着母鸡来修仙 雪童话 长宁帝军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阴阳化天下 子弹世界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圣御星魂 倾国佳人爱上我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玖宵传 地球神域 等我有钱以后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网游之狂仙 倾城记之毒美人 官居一品 君家有酒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三国平云传 落日的忧伤 你好恰时光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武林生死令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重启之下 对不起,我开挂了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武将九霄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重生长姐种田忙 另一个夏天 徐总他又变甜了 网游之屠龙牧师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小阁老 主角开始抱团啦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深海拳王 时莜萱盛翰钰 万古第一神 诸天之盾者无伤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极限保卫 史上 篮球之白银帝国 网游之金刚不坏 太古 禁区之狐 超级宗门系统 无敌血脉 封灵道种 阴阳化天下 乙女的上升法则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冠冕唐皇 明末乞丐皇帝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古神的自我修养 单手持球 神算赘婿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弑仰